• 热词:
  • 基本农田
  • 建设用地
  • 土地违法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地球日专题>>正文

余星涤:生态红线内矿权处置待绘“路线图”


引进当地首个生产全流程VR(虚拟现实)智能管控平台;矿石不落地、废石不出井、尾矿返回采空区充填,综合回采率达到90%;水资源、机械热能循环利用;井下、矿场、生活区WIFI全覆盖;总经理办公室旁边就是院士工作站;公园式矿区按照国家AAA工业旅游示范点标准建设。这是笔者近日在湖北调研时看到的绿色智慧矿山建设场景,更高的生态环保和资源综合利用要求正在倒逼企业转型发展。该矿设计生产年限25年,目前刚刚投产不到一年,但由于位于水源地保护区范围内,前景蒙上了些许不确定性。

从今年6月召开的2017探矿者年会上了解到,矿业权设立后探采区域却被划入生态红线,全国范围内处于如此尴尬境地的矿山不少。有的是探矿权转采受阻,还有的在产矿山面临着采矿权证无法延续的困境。这不仅是关系矿企生死存亡的大事,对于国土资源管理部门来说,处置起来也非常棘手。

首先是生态红线内的矿权底数不清。目前,国家、省、市三级都在划自然保护区,但有的保护区四至未定,有的划定范围还在调整,对摸清保护区内矿权底数、统一管理、分类处置造成了困难。二是生态红线划定前的规划协调不够充分,没有落实《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技术指南》“预留适当的发展空间和环境容量空间”的要求,导致红线划定后,问题矛盾集中爆发。三是退出补偿机制不健全,对“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程序怎么走、资源怎么办”都没有系统的制度安排。四是矿产勘查开发空间大幅收缩。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初,至少有贵州、四川、陕西等13个省区市划定或初步划定了生态红线保护范围,多数划定面积占到省域总面积的30%以上,再加上水、耕地红线划定区域,除去城市建成区面积,矿产资源勘探开发空间大幅收缩,在市场需求的驱动下,一些地方偷采盗采违法行为反弹。五是资源接续困难引发产业链连锁反应。因上游矿山勘查开采受限,下游的选矿、冶金、化工企业的生产、就业、税收相应受到较大影响。

由于赋存的特殊性和位置的不可移动性,矿产资源勘探开发势必与水、耕地、生态红线保护区域有大面积的重叠。而生态红线一旦划定,就具有不可逾越的刚性。因此,在划定生态红线过程中,如何贯彻合理性、协调性、可行性原则,协调各项规划、不同资源、各方权益之间的关系,关系到生态红线能否划得实、管得住,也事关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和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

根据环保部2015年发布的《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技术指南》,在数据预处理中,要对包括矿产开发在内的大型建设用地和集中连片农田进行人工用地剔除,实事求是地为红线内现存的矿产开发留出了技术空间。这说明,完全可以从规划协调和有序退出两个角度,对生态红线内的矿业权处置作出更为科学的安排:在红线划定前,就矿产资源规划进行充分衔接;在生态红线划定后,在保护现有矿业权人合法权益的前提下,制定矿业权有序退出的实施规范;同时,配合矿业权退出机制,建立国家收储制度,确保国家对资源安全的保障能力。

“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确定的“2017年年底前,京津冀区域、长江经济带沿线各省(直辖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2018年年底前,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2020年年底前,全面完成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勘界定标”时间表,制定生态红线内矿业权处置“路线图”已刻不容缓。

(作者单位: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

关闭

主办:眉山市国土资源局

copyright ?2008-2009 Msdlr.Gov.Cn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工信部备案号:蜀ICP备-09015416号|眉公网备:51140002000020|